当前位置:>>文章列表>>少数民族大学生健康人格教育研究报告
少数民族大学生健康人格教育研究报告
作者:&nbsp&nbsp 发布日期:2014/5/27&nbsp&nbsp 浏览次数:1572
 

 

西部是少数民族最为集中的地区,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为改变少数民族地区落后面貌,促进其社会的发展带来了难得的机遇,同时也带来了对少数民族高素质人才的需求。据统计,我国目前在校少数民族大学生总人数为150余万,占全国在校大学生总人数的6%以上,他们的素质关系到少数民族地区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以及社会的进步。“健康人格”是人格研究中逐渐产生并形成的一个新概念,由于特殊的民族文化背景的影响,少数民族大学生的人格发展会遇到比汉族学生更多的冲突和矛盾,如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所带来的自我同一性危机等。因此,我们成立了“少数民族大学生健康人格教育研究”课题组,对四川省的数所高校进行了调查研究,通过发放调查问卷,召开座谈会,实地走访等形式,对四川省少数民族大学生健康人格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的调查,对存在问题的原因进行了深入分析并提出了对策建议。  

一、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现状

通过调研和国内已有相关研究成果分析发现,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偏低,并存在容易导致行为异常的不良人格特征。

(一)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总体较低,内部差异不大

调查结果表明,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不容乐观,一是表现在其心理问题的检出率高于大学生总体的平均水平,逼近这个数值区间的上限;二是表现在SCL-90测评结果与国内青年常模比较,少数民族大学生三分之二的因子分和总分均显著高于国内青年常模,说明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大大低于同龄人群体。不同类型的少数民族大学生(专业、年级、生源等)在心理健康水平上存在的问题但并没有实质性差异。

(二)少数民族女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较男生更特殊

SCL-90测评结果性别对比表明,少数民族女生恐怖因子分大大高于男生,也显著高于国内青年常模,呈非常显著的差异,说明少数民族女大学生普遍缺乏安全感,在社交或公共场合更胆怯,究其原因可能与少数民族地区重男轻女的陋俗有关。

EPQ人格测试结果来看少数民族女大学生比男生更外向,性格更活跃,但又表现高度掩饰,言行不如男生朴实坦率;结合女生SCL-90测评恐怖因子分显著高于男生这一点,可以解释为少数民族女大学生因为缺乏安全感,所以防范心理较强,坦率程度较低。

(三)少数民族大学生精神质人格特征突出,可能对其行为产生消极影响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EPQ人格测试表明少数民族大学生呈极其显著的典型精神质人格类型。所谓精神质人格特征,并非暗指精神病,它在所有人身上都存在,只是程度不同;但如果表现出非常明显的程度,则容易发展成行为异常:如孤独、不关心他人,难以适应外部环境,不近人情,感觉迟钝,与别人不友好,喜欢寻衅搅扰,喜欢干奇特的事情,并且不顾危险。少数民族大学生精神质人格特征已经达到了典型的表现程度,因此有可能导致行为上的消极表现。这一点与SCL-90测评中人际关系敏感、敌对、偏执等因子分阳性检出率居于前列的结果相互印证。

综上所述,并结合国内其它同类研究成果数据表明,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普遍较低,且在人格特征上也有明显表现,在开展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需要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提高心理健康水平的同时,促进其人格的健全发展。

二、关于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健康人格教育存在问题的原因分析

(一)经济、文化和教育的落后对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健康造成不利影响

少数民族大学生成长于独特的民族文化背景中,其思想观念、行为习惯、价值取向等方面受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影响,往往成为他们异于汉族大学生的良好人格特质。但是,我国少数民族聚居地多数经济、文化和教育较落后,也对青少年心理健康水平造成了不利影响。研究表明,少数民族大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各种调研数据表明,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普遍低于汉族学生和国内青年的平均水平。

(二)先天遗传素质和后天生活环境的相互作用影响其心理健康水平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五十五个少数民族分布在全国各地。由于受不同的民族文化、生活方式、地理环境、宗教信仰等的影响,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少数民族大学生的人格特点差异较大,如北方蒙古族大学生性格外向,豪爽坦率;而西南地区彝族大学生则更内向,并表现出较强的掩饰性。大学生的人格正在逐步定型,人格上的优势或缺陷因不同的先天和后天条件而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四川省教育发展研究中心

“少数民族大学生健康人格教育研究”课题组

(三)主流文化的强烈冲击影响少数民族大学生人格健康发展

我国是一个有着五十六个民族的多民族国家,少数民族地区由于历史原因在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的发展处于落后状况。进入大学之后,面对着主流文化的强烈冲击,少数民族大学生大多都会面临着文化冲突与适应、民族认同等问题,较之汉族大学生会有更多的心理冲突与困惑。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得到顺利解决,会在心理健康和行为适应上造成不良影响,最终影响人格的健康发展,如不能正确对待文化差异和本民族的落后面貌,产生消极民族认同,会导致个体的低自尊和自我否定;对本民族高认同而对他民族低认同则会对其他民族群体产生敌对情绪,在民族冲突情境中采取消极行为,影响社会的安定团结。

三、关于少数民族大学生健康人格教育的建议

开展人格教育就是要在人格差异中帮助学生有针对性地扬其长避其短,实现人格的健全和完善。同时,具有不同人格特点的个体接受教育影响的情况也不尽相同,提供与个体人格特点之间具有良好适合度的教育,才能收到理想的效果。

(一)   加大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力度

心理问题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疏导,就可能成为人格缺陷的形成诱因,影响少数民族大学生人格健康发展,不利于其心理素质的全面提升。因此,对少数民族大学生的健康人格教育需要加大力度,不仅要针对现有问题和可预见问题进行补救性、预防性教育,也要从发展自我、完善自我的角度开展人格教育,引领其由现实人格向理想人格发展,促进二者的统一。在开展心理健康教育时,应把健康人格教育提到显要位置,让学生不仅对心理问题有了解,也对人格自我完善的努力方向有认识,以实现心理健康教育的高级功能。鉴于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问题较汉族学生更复杂,学校的心理健康教育和健康人格教育都需要把他们作为一个特殊群体,加大教育力度,帮助他们住逐步解决心理问题,提高心理自我调节能力,更好地实现人格的健康发展。

(二)    采用更为个性化的心理健康人格教育途径和方法

少数民族大学生健康人格教育需要更为个性化的教育途径和更为细腻的教育方法。学生健康人格培养与训练的途径大致分为专门途径和非专门途径两类,门的途径有心理咨询、心理治疗、人格辅导活动课程等。专门途径对少数民族大学生而言影响是有限的,特殊的民族文化背景使他们对这些教育的内容和形式认同度高低不一,而普及性的知识传授也因其人格差异的复杂性而难以产生有针对性的教育影响。因此,建议开展团体咨询和朋辈心理辅导作为常规人格教育途径的补充;结合不同族别优秀的人格特征,采用行为训练法将其发展为健康的行为模式;宣传优秀的本民族教师和学生典型,为少数民族大学生树立榜样,形象地为其健康人格的塑造指明努力方向。

(三)将民族认同纳入少数民族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内容中

民族认同是指个体对本民族的信念、态度,以及对其民族身份的承认,这种认同从态度而言分为积极的民族认同和消极的民族认同,积极的民族认同是指民族成员积极、自豪地看待自己的民族,并且为身为民族的一员而自豪,这种认同模式在强势民族中比较多见;消极的民族认同指个体对本民族的语言、文化、宗教、习俗等有自卑感,甚至以自己的民族身份感到耻辱,这种认同模式在弱势民族的成员中表现较多。为了避免少数民族身份成为妨碍人格健康的因素,应该把民族认同教育作为一项特殊内容,纳入高校少数民族大学生健康人格教育或心理健康教育的范畴;引导其正确、理性地认识自己所属民族,对本民族抱有正确的态度。具本做法有:将少数民族大学生对本民族落后状况的低认同转化为改变家乡落后面貌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开展弘扬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社会实践,增强少数民族大学生的民族自豪感。

开展健康人格教育,不仅对少数民族大学生个体的成才具有重要意义,对国家、民族的发展也具有深远意义。面对少数民族大学生这一高校特殊群体,开展健康人格教育更是一个艰巨而又必须面对的课题;这个课题的完成质量关系到少数民族大学生的整体素质,以及他们能否成为本民族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中坚,能否担负起西部大开发中改变少数民族地区落后面貌的重任;少数民族大学生健康人格教育的种种特殊性正是这个课题中的难点,但只要认识到位,措施得力,也可以使其成为深入开展这项工作的突破口,甚至达到以点带面的效果,促进整个高校健康人格教育工作的有效开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