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列表>>关于实施区域高等教育规划的三点建议
关于实施区域高等教育规划的三点建议
作者:&nbsp&nbsp 发布日期:2014/5/27&nbsp&nbsp 浏览次数:1600
 

各地政府积极响应《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纷纷出台了本地区教育的发展规划文本。“区域教育协调发展研究”课题组在对各地高等教育发展规划文本进行分析比较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值得反思的观点与倾向,通过对这些问题的反思和探讨并为各区域高等教育规划的实施提出了建议。

一、实施高等教育规划应注意的问题

(一)价值取向上的经济价值重于教育价值

高等教育发展的价值取向就是为了什么而发展高教育,或者说高等教育的发展是为了实现什么目的。各地的高等教育发展规划文本表达了地方高等教育发展价值取向的。通过对这些语句的分析发现,表达地方高教发展价值取向的一个最常用的词汇便是“经济社会”,辅助性的词汇则是“产业”、“人才”、“科技”等。“经济社会”是一个复合词,就二者的关系来看,“经济”和“社会”并非并列关系,而是部分与整体的关系,即经济是社会系统的一部分,而“经济”和“社会”的连用更多地强调了社会的经济成分。因此,地方在进行高等教育发展规划时,直称经济社会而非文化社会或政治社会,凸现了其价值取向更多地是经济而非其它,这在某些省区的规划文本中体现的更为直接。如有的省区提出要“围绕全省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实施重点学科建设,有的省区表示要“建立专业设置与市场需求信息监测预警机制”,还有的省区直接提出“招生跟着就业走,办学跟着市场走。”

(二)服务地域上的小区域观

各地在进行教育规划的过程中,多立足于本地状况,根据地方对教育的需求和本区域的条件来制定相应的发展规划,这也是地方规划的应有之意。因为作为地方的管理者不能不顾及地方的需求,服务地方也正是地方政府的职责所在。同时,也只有考虑到地方的特点,地方的发展规划才有更大地可执行性。但我们也应看到,在制定教育规划的过程中仅考虑到了地方的高等教育需求所带来的局限性。

(三)发展方式上对外开放先于对内开放

在各地的高等教育发展规划中,对外开放成了各省区发展高等教育的一致选择。规划的具体措施包括与国际知名高校进行合作,引进教材、师资,学生互派,学位互授或联授等。有的省区还拟订了与国外高校合作的数量和层次,基础较好的省区还要把本省区建设成为区域留学教育基地。当然,这种做法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与对外开放相比,提出对内开放(即与国内省区合作共同发展高等教育)的省区为数不多。在各省区的高教发展规划文本中,不是没有谈到合作,只不过其谈及的合作要么是在国际进行,要么是在省区内进行,省区和省区之间的合作倒成了一个备受冷落的角落。如江苏、陕西、北京、重庆、甘肃、湖北、安徽等省区都表示要加强省区内的高校跨校、跨区、跨类的交流合作,实现教育资源共享,而明确提出加强与其它省区高等教育交流的省区只有四川、重庆、上海和辽宁四省,河北、天津、广东、青海也有提及,更多的省区则未加言明。与对外开放的热情相比,各省区对对内开放的冷漠不能不令人忧虑。

二、实施区域高等教育规划的三点建议

(一)多元价值取向的发展观

重视高等教育的经济价值似乎并无不妥,因为教育的功能本身就是多方面的。但教育经济价值的实现是基于教育活动的实现而实现的,是以遵从教育规律为前提的。如果没有教育本质功能的实现,这种教育外在功能也是无法实现。由于教育是一种独立地社会活动,有其自身特有的规律,其本职功能就是通过传授知识来培养人才,并通过培养人才再实现其社会功能。教育社会功能的实现、工具价值的发挥必须是在实现人才培养的本体价值下来实现的。如果没有实现人才培养而只是实现了其它的社会目的,这时的教育已不是真正的教育,而是一种本末倒置的教育。我们可以重视教育的经济功能,但经济功能的实现应该以育人价值的实现为前提,也绝不能把教育的经济功能置于育人功能之上。因此,在确立高等教育发展的价值取向时,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高等教育的育人本质和其育人价值,而非经济价值。对经济价值的强调是以不超过对育人价值的重视为前提的。我们对高教发展的价值定位应更多地着眼于人才的培养,对高等教育发展成败的评价也只能以人才培养的数量和质量来进行,而非经济等教育之外的价值。如果非有不可,这些外在的价值也应是次要标准而非主要标准。因为,仅仅着眼于高等教育的经济价值而忽视了教育的育人价值和知识传递价值,我们可能在获得经济的同时也失去了知识和人才,并最终影响到经济的持久发展。

在实施地方高等教育规划时,应当理性看待高等教育的经济功能和经济价值,适当重视教育在政治、文化、人口、国防等方面的价值,重点强调的应是本质性的育人价值。在发展高等教育时应防止只重视经济价值而忽视其它价值,要做到以育人为本,服务经济和其它社会价值的实现为用,只有这样,地方高等教育才能得到持久地发展。

(二)立足本地服务全国的大区域观

地方对高等教育的需求毕竟是特定的,有限的,如果仅仅把高等教育发展的眼光局限于本区域,就可能使本地的高等教育或失去了发展的动力,或失去了更长远发展的空间和时机,某些建设国际知名或国内一流高教的理想就无法实现。因此,在进行高等教育发展规划时,我们不仅要有区域观,更要有大区域观,要有其他区域观、国家观和世界观等。要在顾及本地高教发展需要的同时,立足国家发展现状和战略规划,在规划中做到省区小区域和国家大区域的恰当结合。国家观或大区域观有利于各省区在更高地层次上进行本省区的高等教育发展规划,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扬长避短,节约资源,并能实现各地区间的协同发展,从而为本地高教发展提供更广阔地空间。这不仅有利于本地高等教育的持续发展,也有利于整个国家高等教育的健康运行。那种本地高等资源为本地所有,也只能为本地所用的高等教育发展观是行不通的。  

因此,在进行区域高等教育规划时,我们不能没有区域观,但也不能有过为强烈的区域观,尤其是狭隘的小区域观,而是要立足本地、胸怀祖国,甚至放眼世界。唯有如此,我们才能避免自缚手脚,为本地高等教育的发展留下更广阔地空间。上海、四川、湖北、黑龙江等省区的规划文本中对这种大小区域间的关系均有巧妙地处理,值得更多地省份借鉴。因此,在进行地方高等教育发展规划时,我们不仅要有本地的小区域观,也要有其它区域观、国家区域观乃至世界区域观等大区域观。

(三)对外开放和对内合作并重的多维发展观。

与对外开放相比,对内开放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文化和空间上都有独到的优势。如能作到真正地对内开放,各省区之间互通有无、协同奋进,这将使中国高等教育从做大到做强迈出坚实地一步。而对外开放不仅是学校与学校、教育与教育之间的活动,也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行为,其利益的独立性和竞争的风险性是国内省区之间的教育互动所无法比拟的,它要求我们必须在合作中发展,在合作中壮大,没有以自身发展为基础的教育开放很可能使一些高校在合作中丧失自我,形成对国外高校的依从或依附关系,进而丧失其发展的自主性,这绝不是我们所希望的。清醒地认识到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的优缺点,不仅要有一种对外开放的胸怀,还要有一种对内开放的精神,力求对外开放和对内合作并重,并在实践中鉴别优劣、扬长避短,甚至形成自己的中国特色。因此,在实施地方高等教育发展规划的过程中,应防止只注重对外开放而忽视对内合作,而应使二者相辅相成,从多个方面共同促进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

总之,在高等教育规划实施的过程中,各区域应对规划实施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有一个清醒地认识。如在地方高等教育的发展价值取向上,我们固然要认识到高等教育为经济发展服务的必要性,但我们也不可无视教育发展的规律,仅强调教育发展的经济价值,而忽视其本质性的育人价值。其次,就教育高等教育服务的地域而言,我们要有区域服务观,但不应有狭隘的小区域观,更要有一种广阔的大国家区域观。没有大区域的国家整体发展,地方高教的发展势必将受到一定地限制。我们只有以一种立足本区域,放眼全中国的眼光来规划本地区的高等教育发展,才能实现本地高等教育与地方发展和国家发展的协同进步,从而也为本地高教育的深入发展开拓出更广阔的空间。最后,在有关本区域高等教育的发展措施上,我们不仅要看到对外开放的必要性,也要看到对内合作的重要性;我们不仅要认识到区域高等竞争的必要性,也要看到区域合作的紧迫性,做到在省区高等教育发展规划的实施过程中与其他区域相互合作、扬长避短、有所为有所不为。

 

四川省教育发展研究中心

“区域教育协调发展研究”课题组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