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章列表>>资源统筹态势下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方式的转变和根本
资源统筹态势下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方式的转变和根本
作者:&nbsp&nbsp 发布日期:2015/4/28&nbsp&nbsp 浏览次数:1330
 

资源统筹态势下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方式的转变和根本 

四川省教育发展研究中心

“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资源统筹战略研究”课题组 

随着《教育规划纲要》的提出,我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进入战略发展时期,在实现了义务教育初步均衡发展的情况下,教育均衡发展的方式逐渐发生质的变化,从重外延式发展到重内涵式发展,从以效用价值观的初级价值取向到以平衡价值观的长远价值取向,不同的发展方式相互依托,互为支撑。教育均衡发展的方式的转变并不影响教育的本真即教育正义,这就进一步要求各方注重教育资源正义流向、教育资源正义分配、培养教师的正义品格、尊重学生的差异性发展,从而实现教育至善。

一、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现状    

“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是一个在我国的政策及学术话语中发展起来并得到广泛关注的概念。通过CNKI全文数据库的查阅发现,以“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为题名的论文,从1986年到2001年有1篇,从2002年到2010年有1449篇,从2011到2014年有1431篇。从论文检索的情况来看,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研究在学术界有着明显的时间节点体现,即在2010年国务院出台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并明确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上升为战略性任务的高度,提出了“2012年要实现义务教育初步均衡,到2020年达到义务教育的基本均衡”的目标后这一民生关键词成为越来越多人关注的焦点。同时,2011年两会期间,教育部与首批15个省级政府签署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备忘录,共同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随之,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要求教育必须坚持立德树人、坚持教育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以及“全面实施素质教育”等这些新提法和新要求,给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指明方向。可见,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已经成为当前教育工作的重要任务。

均衡发展是各国义务教育的永恒主题。办好每所学校、教好每个学生是均衡发展的政策旨归,这在美英等发达国家得到充分体现。近些年,我国义务教育均衡政策目标主要集中在加大财政资金投入和学校硬件改善等方面,其旨在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争取外部环境的支持。随着《教育规划纲要》的颁布,我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政策目标发生巨大转变,其重心开始下移,这与发达国家的均衡发展政策走势具有一致性,体现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政策的共同诉求。

二、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趋势

(一)外延式是基础

义务教育的外延式发展方式更多的体现教育对其外部事物所具有的作用或意义,包括经济价值与人文价值。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初级阶段主要进行的是外延式发展。诸如,建立健全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免除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保障学生入学机会的均等;推行公办学校的办学条件标准化建设,加快改造薄弱学校,对区域内学校的校园面积、设施标准、班额设置、师资配备等做出统一具体规定,保障学生享有均等的学习条件;对区域内学校进行科学合理的布局,实施城镇学校教师对口支援农村学校、优质学校对口支援薄弱学校政策以及实行校长、教师跨校跨区定期交流机制等。这些举措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早期阶段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保证了学校在资源投入、硬件建设等外部条件上的相对均衡,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提供了外部保证,创造了发展条件。

   (二)内涵式是方向

义务教育的内涵式发展方式侧重于体现教育的内在价值是教育对作为主体自身所具有的作用或意义,包括自我保护、自我发展价值等。 内涵式发展是对原有外延式扩张发展模式的突破,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高级阶段。在这个阶段,关注的重心从外部条件的均衡转移到学校内部发展上来,从“给予”转向“内生”。重在造血功能的重塑和完善。

(三)从外延式到内涵式

从外延到内涵的发展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趋势,二者是网格式发展,具有强大的互动性,在不同的外延范围内,内涵和外延具有相互关联性和交叉性。外延式发展往往注重物质资源的均衡配置,区域、城乡、学校之间差距的缩小等可操作的层面,内涵式发展更侧重于涉及精神层面的均衡和探讨应然价值的追求。当前,资源均衡阶段学校的外延式发展、依附性发展和同质化发展模式,必须转变为质量公平阶段的内涵发展、自主发展和特色发展模式。  

 三、教育正义是根本

笔者认为教育平等、教育公平、教育公正、教育自由、教育权利等类似概念都是教育正义的下位概念,是教育正义实现的途径或者方式。观念形态的教育正义具有至上性,即对教育正义的认识和追求是无限的、绝对的、无止境的,教育正义是教育的至高理想。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体现在教育正义上是从外延式发展转变为内涵式发展,体现的是均衡发展下不同阶段的价值取向,其核心是均衡,目标是发展,具体则体现在质量上。

(一)效用价值观成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初级阶段的价值取向

我国的教育制度的价值取向和社会制度的价值取向是一致的,长期以来坚持的“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分配原则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具有积极意义,但同时也在教育问题上带来一些问题,诸如城乡教育资源以及教育投入的差异问题、重点学校和薄弱学校的差异问题、择校问题、是否设置重点班的问题等即强调效率甚于强调公正。这种效用价值观是义务教育发展过程中的必经阶段,客观本身是由教育总体资源在前期投入的不均衡引起的,同时也是社会主观意识糅合在教育问题上的现实反应,所呈现出的是教育制度在选择、安排和设计上不能平等地尊重和关怀每个学生,而是歧视性地对待不同的受教育群体,如区别对待城市受教育群体和农村受教育群体、区别对待学习竞争中高分数群体和低分数群体等现象。

(二)平衡价值观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中的长远价值取向

人的自觉活动总是在某种需要的引导下进行的,并且必然带有一定的目的和意图,追求一定的价值目标。从本质上讲,对教育资源的分配实质上是价值判断的体现。判断教育资源的正向性流向根本是看资源分配的目的、形态和方式是否符合社会生活的共同价值准则。而教育过程本身也就是受教育者在资源适用过程中是否受授教育者行为的正向性引导,是否摒弃了那些不符合人类价值追求的观念、态度、方法和行为,是否符合教育追求的善等也是需要关注教育的文化内涵。在现有义务教育态势下,要坚持以发展平衡保障和促进机会均等作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长远价值取向。

(三)教学正义是教育的根本

1.注重教育资源正义流向的原因

受教育者与授教育者现阶段对资源的选择性流向反应了当前义务教育阶段的客观事实和固有逻辑。人类欲望的无限性与资源的稀缺性之间的矛盾是对受教育者和授教育者选择性流向的经济学诠释。对于受教育者而言,义务教育的择校热是基于对教育社会分层的认同和肯定,受教育者以及受教育者的家人希望通过教育以实现阶层流动和阶层身份的改变。随着社会的发展,社会各阶层对教育的依赖性不断加强,都将其社会、经济、文化等资本优势作用于下一代的教育过程中,以实现阶层流动。而义务教育的可选择性恰好给这部分既具有选择性意识,也具备选择性能力的受教育者提供了机会和可实现性路径。对于授教育者而言,目前尚不完善的公平、自由、开放性的流动机制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授教育者实现投入与回报的正比例的概率。对于授教育者而言,教育的效用是直接体现其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集中反映,而教育效用本身的检验标准和检验结果的不可控性或不可预见性往往成为授教育者萌生岗位流动的想法。以上,无论是受教育者还是授教育者,在教育过程中都有可能产生流向性选择,这种现象的改变依赖教育价值的厚度和人力资本的市场灵活性,同时需要有维护与保障市场公正的规则与机制。归结于此,教育资源需要正义流向是刚性需求。

2.教育资源需要正义分配

所谓正义分配,指的是教育资源的平等和教育资源的选择并存和共生。平等和选择是教育领域中的对立统一关系。如果着眼于相同情况相同对待,教育平等是取消选择的强有力理由;如果着眼于不同情况不同对待,选择是教育平等的内在需要。从理论上讲,世界各国的教育中从来没有完全意义上的教育平等,只存在有差别的教育平等。因而我们更加关注和倡导现实意境下机会平等和教育正义。一方面教育资源的正义分配“按照能力或才能进行分配,是把受教育者的能力或才能同自身的切身利益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从实际效果来看,这有利于调动每个受教育者的学习积极性,有利于激发教育的活力。一方面,授教育者的发展方向和渠道基于对现有教育资源的共享和调剂,实质上也是授教育者对义务教育资源的另一种分配和适用过程,这个过程应当注重途径的综合性,为授教育者提供多元化的评价机制,进而完成教育资源功能的发挥以及作用的实现,最终增强义务教育的实效性。

3.培养教师的正义品格

教育正义不仅涉及了人们在教育中的地位和相互关系以及资源分配问题,而且涉及了人的尊严、道德、价值、意义等精神层面的根本问题。因而,教师的人格化建设是教师正义品格培养的关键。教育学家夸美纽斯曾说过:“教师人格是儿童心灵最灿烂的阳光”。教师人格化建设的中的人格是一种不可或缺和无法代替的教育力量。“蕴蓄于内,形诸于外”,是教师内在品格与外在行为的统一,是教师应具备的优良的情感意志品质、合理的智能结构、稳定的道德意识和个体内在的行为倾向。义务教育阶段教师的人格化建设重在建设民主意识,即要具有与学生建立平等的师生关系的意识;重在建设创新意识,即既尊重教材又敢于质疑和创新的意识;重在跳离唯尊意识,即客观评价每一名学生,忌以分数定发展的意识。

4.尊重学生的差异性发展

人类本身就是千差万别的存在物,教育既然要发掘和培育人类的内在潜能,自然不能采取一种无差别的立场对待所有人。因而,现代教学论认为,学生由于遗传因素和外部环境两方面的不同影响,必然会造成学生在智力、知识、情感、意志、性格、气质等方面的差异,这些差异带来了学生在教育受用性上的差异性。表象上看,学生的差异性可能会带来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平等,但从教育资源统筹可持续的角度讲,“为了每一个学生正向性发展”正是教育资源、教育正义的现实写照。

学生的差异性发展是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要义,是教育正义的要义,有益于学生能力发展的最大化。在学生的差异性发展过程中应注重增强弱势阶层的自尊心和自我认同感,培养其平等竞争意识.

混淆学生差异性发展和教育结果的不均衡概念是一大误区。学生差异性发展是遵循人类个体特性在教育层面因材施教的过程,教育结果的不均衡是诸多因素例如个人潜质、家庭资本及投入等影响下所产生的社会现象,是综合教育资源、个人及社会不同阶层通过不同的方式和途径来维护和延续既有的优势地位的差异性反映与教育结果的不均衡有质的区别。

 
关闭窗口